云寒枫叶

叶乐日常


叶修看着从张佳乐那儿拿来的指甲钳,脸色复杂的看着那个缺了一个口子的一边。

“张佳乐,你对这个指甲钳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我就是以为它能和铁丝对抗而已。。。”

叶乐

叶修:“张佳乐,你听好了,哥只说一遍啊。”
                      “我爱你”

张佳乐:“老叶我也爱你啊!!!!!!”

黄乐


黄少天看着自家队长和叶修:“诶诶诶!你们信不信我会和张佳乐在一起啊?信不信信不信?”

叶修吐了口烟:“信啊!干嘛不信?”

“!为什么???叶修你也觉得我和张佳乐简直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天仙配!!对不对??!”

“这倒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两凑一起没啥是做不出来的。”

“队长队长那我挑个时间给乐乐表白怎么样?诶?你觉得他会怎么回应我呢??肯定傻掉了!”

叶修又凉凉的吐出一句:“两个二货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

喻文州抓住要扑过去咬叶修的黄少天:“没事,咱少天可以试试。”

黄少天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总觉得自家队长说出口的话听起来怪怪的......但就是想不出来哪里怪了.....

黄乐(黄少生日快乐)


“张!佳!乐!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剑圣大大黄少天的生日!最重要的是!今天是你老公我的生日!礼物呢?!礼物呢?!礼物呢?!别跟我说你忘了啊?不然我让你明天起不来床!!!”

“我…”

“你什么你?!你不会真忘了吧????啊!!张佳乐!”

“不是,你先让我说几句话啊!”说着张佳乐拿出两张去荷兰的机票。“咱结婚吧!”

“..........”黄少天人生第一次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然而,到了荷兰之后,黄少天才想起来,张佳乐求婚连个戒指都没有啊!!!!!!

叶乐

.

(接的上一个.....)

当班主任再一次看到张佳乐抱着叶修的时候,忍无可忍了:“我说你两能不能注意一点儿啊?!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像什么样子?!”
叶修看了一眼不怕死还挂在他身上的张佳乐,认真的对老师说:“我只是来走廊吹个风而已,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就突然挂了个人。”
老师:“……”

叶乐


“大孙啊,为什么我每天都对叶修表白,他都没反应的啊?”
“难道你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习惯吗?你过一阵子再对他表个白就好了。”
“可是......我已经习惯每天都和他表白了啊....”
“……”

叶乐

(梗源自一个笑话)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张佳乐从床上跳起来指着叶修气势磅礴的喊到。

叶修拿下嘴里叼着的烟,撇了他一眼:“我有什么不敢的?”

“老婆!!!!!”随后张佳乐气沉丹田一声吼。

“看来乐乐你是找到新的求cao方式了对吗??”叶修掐灭烟把张佳乐扑倒在床上堵住了那张闯祸的嘴,也堵死了张佳乐想要反攻的念头。

(于是张佳乐被压着叫了一晚上的“老公”)

叶乐

当班主任看着张佳乐坐在叶修腿上的时候,内心是有点儿复杂的。

更复杂的是。

张佳乐看到自己老班后立马站起来一脸正经的说:“老师,我和他就是比较好的普通朋友而已。”

叶修紧接着在后面更正经的说了句:“嗯,老师,我们两是真心相爱的。”

……

叶乐(我。不会取标题…)


婚前
大清早,张佳乐还在睡觉,叶修却已经上手乱摸了。
“叶修你还来!够了啊!”
“这哪儿是够了啊?乐乐你口是心非啊。”叶修捏了捏手里的东西。
“老子又不是柳下惠!”
张佳乐有些气息不稳,在叶修脸上重重咬了一口。
“…别闹了,我真的好困。”
看着张佳乐头发乱翘的样子,叶修有些于心不忍。
“我大概是载你手里了…”

求婚
当叶修拿着戒指向张佳乐求婚的时候,张佳乐挑着眉头看了他好一会儿,看了他手里的戒指好一会儿。
问了叶修:“你怎么不拿冠军戒指跟我求婚呢?”
叶修好不容易一本正经:“冠军我还可以和你一起拿,但是你手上戴着的一定要是唯一的。”
这一下就戳中张佳乐泪点,哭的稀里哗啦还嫌丢人不肯让人看见一把扎进叶修怀里蹭了一脸的鼻涕眼泪。

婚后。
半夜,张佳乐还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叶修去外市了,说是要找个什么朋友。
张佳乐有些想他了,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爬到床底,拖出一个大型抱枕,放到床上,念念叨叨地撕开包装:张佳乐啊张佳乐!不就几天吗?真没用!”
张佳乐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脸,泄愤似的咬了一口,而后抱着“叶修”蹭来蹭去。
“嗯!叶修…”
刚打开门的叶修看到这一场景,嘴里的烟都吓的掉了下来。
“乐乐啊,你怎么就这么饥渴呢?”
张佳乐一听,停下手里的动作,脑子还有点儿秀逗,脸色却依旧绯红。
“???这特么抱枕还会说话的???”
叶修扯下抱枕,看着上面沾的液体,莫名的有些不爽。我跟一个枕头较什么劲儿啊?!
“就这么舒服?那你自己玩?”叶修站在床边看着张佳乐,一脸的不开心
“叶修!”而张佳乐看到叶修后,先是囧了一秒,嗯,没错就是一秒,立马扑上去直接挂在叶修身上一顿乱亲。
“张佳乐,明早让你下不了床!”
第二天张佳乐躺床上,眼睛一眨一眨,身体一动不动。看着叶修在旁边神清气爽的样子。
“叶修,你这样是会精净人亡的!”
“哦?那昨晚是谁在自己偷偷玩啊?”
张佳乐用仅有的力气扯过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太特么丢人了!”

『叶乐』有点迷

那个,乐乐啊…

嗯?干嘛?

你能别喊我阿秋吗?

为什么啊?你不喜欢啊?我就喊了!

不是,别人喊着挺好,你喊着像打喷嚏,特别是在咱两做运动的时候,你都破音了…

…去你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