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寒枫叶

叶乐(我。不会取标题…)


婚前
大清早,张佳乐还在睡觉,叶修却已经上手乱摸了。
“叶修你还来!够了啊!”
“这哪儿是够了啊?乐乐你口是心非啊。”叶修捏了捏手里的东西。
“老子又不是柳下惠!”
张佳乐有些气息不稳,在叶修脸上重重咬了一口。
“…别闹了,我真的好困。”
看着张佳乐头发乱翘的样子,叶修有些于心不忍。
“我大概是载你手里了…”

求婚
当叶修拿着戒指向张佳乐求婚的时候,张佳乐挑着眉头看了他好一会儿,看了他手里的戒指好一会儿。
问了叶修:“你怎么不拿冠军戒指跟我求婚呢?”
叶修好不容易一本正经:“冠军我还可以和你一起拿,但是你手上戴着的一定要是唯一的。”
这一下就戳中张佳乐泪点,哭的稀里哗啦还嫌丢人不肯让人看见一把扎进叶修怀里蹭了一脸的鼻涕眼泪。

婚后。
半夜,张佳乐还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叶修去外市了,说是要找个什么朋友。
张佳乐有些想他了,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爬到床底,拖出一个大型抱枕,放到床上,念念叨叨地撕开包装:张佳乐啊张佳乐!不就几天吗?真没用!”
张佳乐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脸,泄愤似的咬了一口,而后抱着“叶修”蹭来蹭去。
“嗯!叶修…”
刚打开门的叶修看到这一场景,嘴里的烟都吓的掉了下来。
“乐乐啊,你怎么就这么饥渴呢?”
张佳乐一听,停下手里的动作,脑子还有点儿秀逗,脸色却依旧绯红。
“???这特么抱枕还会说话的???”
叶修扯下抱枕,看着上面沾的液体,莫名的有些不爽。我跟一个枕头较什么劲儿啊?!
“就这么舒服?那你自己玩?”叶修站在床边看着张佳乐,一脸的不开心
“叶修!”而张佳乐看到叶修后,先是囧了一秒,嗯,没错就是一秒,立马扑上去直接挂在叶修身上一顿乱亲。
“张佳乐,明早让你下不了床!”
第二天张佳乐躺床上,眼睛一眨一眨,身体一动不动。看着叶修在旁边神清气爽的样子。
“叶修,你这样是会精净人亡的!”
“哦?那昨晚是谁在自己偷偷玩啊?”
张佳乐用仅有的力气扯过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太特么丢人了!”

评论(1)

热度(21)